李丞内

欠债不还是混蛋,我欠阿三的文好多好多啊!

「蔡邱」无妄之灾(番外)

是《无妄之灾》的番外,发点糖,作为自己的生贺。
参考马步谣!!!
有链接,看评论。
——————
“再跑个十圈。”蔡居诚叼着狗尾草的草根,“十圈跑完,去那个城东买根糖葫芦给我。”

“......”

蔡居诚跑出点香阁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大半功力,他跑到江南,除了带了一大包金子,还捡了一个小屁孩。

“师傅你个混蛋......”

小屁孩不情不愿地去了,气喘吁吁回来的时候,蔡居诚不在,他站在院子里手舞足蹈,突然看见蔡居诚扛着沙袋从大门走进来。

......

“哭什么?你今天的马步还没有扎完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
小屁孩拿着师傅蔡居诚给他的零花钱,去金陵书阁买了一本杂志,匿名大大写的,叫做《师兄不要啊》(无妄之灾3里面萧居棠写的那本),他被标题吸引,在卖书人惊愕的眼光中,把它带回家,看得如痴如醉。

他看完以后,从此,天天拉着他的师傅叨叨不觉:“我想要个师弟!!!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我可以对我的师弟亲亲抱抱举高高!我可以把他弄哭......”

“等等等等?”蔡居诚一口茶水喷到小屁孩脸上,小屁孩湿漉漉的脸上露出不满的表情,蔡居诚胡乱地抹了抹小屁孩脸上的水,使劲咳了几声,正色道:“你看了什么书?”

小屁孩屁颠屁颠拿出那本《师兄不要啊》,蔡居诚看了几眼,脸色由白转青又变红。

“遛狗去。”

他塞给小屁孩几张藏宝图,里面夹着几个铜板。

“师傅......我的书......”

“没收,钱拿着,寻完宝,爱干嘛干嘛去。”

这是我的债,写完了就少一笔

没写完的已经藏起来了

1.《真正的主角》(共7章)

第一章OK
在写第二章

2.《指挥使们的镇魂歌》
看情况。。。。

3.《青灯还魂》

(1)(2)(3)

(4)已经写完了手稿,还差打

争取(10)以内完结

4.《江湖八卦日日谈》
(1)

(⊙o⊙)…手稿到(5)了

我也不知道它多久完结

5.《今天希罗先生的头上也依旧是青青草原》

别想了,等我写完《主角》再说

「郑蔡」青灯还魂(3)

添补坑洞😂,我要更文了,不然对不起自己。
今日是香帅与暗香弟子的场合。原谅我的蔡居诚tag
——
[青灯失窃](下)
  金陵距云梦遥远,即使他们二人出点香阁后便即刻动身,也花了近半日的光景——恰好赶上云梦的晚饭点,但事态匆忙,二人无暇顾及温饱。

  “所以......有女弟子失踪了?”

  楚留香抚着下巴仔细思考,不过很快他便继续问道:“信上也只是提及了它的名字,青灯还魂的传说是否确切,它又究竟是何种概念,可否请姑娘速速道来。 ”

  (请无视这位师姐的名字)答道:“这本是云梦禁术,世人不该知晓,我亦是。只有历代掌门可以阅读这些书,书阁的钥匙由我们云梦弟子轮流掌管......但就在昨日......掌门例行检查,却发现那本记载了还魂传说的禁书不翼而飞,而这库房的钥匙掌管者......也不见了。”

  “但仅凭这些,云梦又是如何断定此事与蔡居诚尸体失踪有关联?”

  “青灯......其实是我们派中中等弟子使用的一种武器——疏雨圆荷灯,像我们这样的弟子......疏雨残荷灯已经派不上用场了。”

  “额师姐......这灯这么危险你们还拿来当武器......”

  暗香弟子出声吐槽,换来对方的一个无奈瞪眼:“我说你啊......”

  暗香弟子心道不好!

  不过师姐什么都没说。

  楚留香与暗香弟子同她再多聊了几句近况,见天色已晚,她意图挽留,但楚留香去意已决——他们要连夜赶往武当,她只好拉过暗香弟子跑到一边,左手塞给他瓶瓶罐罐,右手在空中比划,嘴里小声念叨。

  饶是楚留香的耳力,也堪堪听见一点。

  “啊?!还没追到!”

  “师姐你小声点......”

  “........”

  “啊!......不知道!?”
 
  “师姐......”

  “你个傻瓜,爱情不分性别......要是......喜欢上别的姑凉......你是不是又要跑到我这里哭啊?”

“......”

  楚留香:如果我没听错的话——小友似乎是断袖?

鞠躬道歉

嗯。。。
开学了,家长没收手机。
缘更我会加油的。

青灯还魂——避雷

想给楚暗开车(๑•́₃ •̀๑)
想给郑蔡开车(๑•́₃ •̀๑)
嘿嘿嘿
——反正我把香帅,蓉蓉姐,张洁洁(他身边的女人)全部拆了,随意就让呆萌的暗香弟子上(趁虚而入)吧!
——郑蔡肯定是刀所以糖分请在香帅那里找(๑•́₃ •̀๑)
——本文有重要人物死亡,伏笔在第一篇埋下了,可以自己找,不要剧透mua
——(⊙o⊙)…青灯还魂这个传说我瞎编的一点也不专业所以不要介意哦

「郑蔡」青灯还魂(2)

[再遇香帅]
  “香帅!!!!!”

  楚留香摇扇的手停住,仔细一瞧,原来是那位他曾解救并引荐的暗香——如今是暗香新秀弟子,从人群里挤到他身边。

  “这样算来,在下与小友也算有段时日未见了。这点香阁.......”

  折扇收拢,楚留香瞥见暗香小友塞在胸前的应天府令牌,他询问到:“小友可是为蔡居诚尸体失窃一事而来?”

  点香阁当下算是红极金陵,可从昨日清晨便开始闭门,未曾想今日又被应天府官兵团团围住。他们此时正在点香阁大门口,站在围观的群众中间,人多眼杂,暗香弟子拉了拉围巾,却毫不作想开口道:

  “香帅怎知......”

  楚留香不等他问完,手指抵唇,暗香弟子察觉自身行为不妥,立马乖巧噤声,等待香帅的下一步动作。

  “你是在帮应天府破案?哈哈,在下与英大侠也算熟络,不知小友可否愿意让在下也加入这断案一事?”

  “这......香帅帮忙事情必然事半功倍!多谢香帅!”暗香弟子欣喜若狂,楚留香笑道: “哈哈,小友赞誉了。”

  梁妈妈愁了三天茶饭不思,不过这次愁的不再是生意,反倒是这离奇的命案。这人死了吧,她报了官,官还没来,房间封锁,尸体却没了。

  “哎呦可算把您给盼来咯!!!您快看看,这该如何是好!这命案不破......我们点香阁的生意还怎么做啊!!!” 一向谄媚的梁妈妈这时也露出了焦急的神色来,她一面带着二位走进蔡居诚的房间,一面絮絮叨叨承诺必然知无不言。

  楚留香稍微劝慰下梁妈妈,转头就看见暗香弟子半阖眼眸,神情恍惚,便知他也曾是蔡居诚万千 嫖 客中的一位。

  “没想到蔡居诚......死了......”

  楚留香无奈,看来只能自己上场了。

  “蔡居诚如何死的?可确定?昨日是谁发现蔡居诚?尸首原放在何处?多久不翼而飞......我看这房间......似乎有打斗过的痕迹。”

  “呃......昨日清晨我叫蔡居诚起床迎客,进了房间看见他躺在床上,胸前插着一把剑......我连忙上去一看——完了,已经断气了,我,我再想想......我摸了他的脉搏,我,我确定!”

  “我不敢搬动他,我锁了床锁了门亲自守着还派人去报的官......我一夜没睡......可我也没进去......我没想到尸体会失踪......香帅这可如何是好?”

  “我找到了一把断剑,梁妈妈请看看这把剑是否是您所描述的那把。”在他们一问一答间,暗香弟子已经探查完整个房间,他把剑递给香帅,香帅皱眉,梁妈妈疑惑。

  “这......这一把短剑,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不过这剑好眼熟......”

  “梁妈妈不必再想,这剑乃是武当弟子练武通用。”

  暗香弟子坐在椅子上盯着蔡居诚用过的茶杯再次慢慢放空眼神,楚留香无法只好用折扇轻敲暗香弟子的头,看着暗香弟子委屈巴巴的眼神,楚留香无奈:“小友该回神了。接下来我们要出发去云梦。”

  “诶?!不是应该去武当吗?”

  “楚某今日前来这里,不过是为确定一件事。嗯......还有一事,小友可知——青灯还魂的传说?”
——————

我把香帅和张洁洁拆掉了,所以他是我们的了(๑•́₃ •̀๑)

「蔡邱」无妄之灾(5)完结

你们说的要he,完结撒花!
烂尾也原谅我吧(ΦωΦ)
————
  “邱居新。......死了吗。” 

  “给你的,爱吃不吃。”

  那人弯腰丢伞,邱居新的手中多了一颗丸药。

————

  大战结束后,武当山上下了一场大雨。

  大雨洗刷紫烟,雨后山里起雾,白茫茫飘在四处,萧居棠站在金顶亲点伤亡人物,却在雾中瞥见一把油纸伞。

  “邱师兄!”

  他高声欢呼,邱居新循声抬头,萧居棠看见邱居新脸色苍白,嘴唇青紫,连忙叫上几个武当弟子前去查看情况。

  邱居新倒下的时候手中有什么东西落了,一颗丸药咕噜噜向远处滚去,落到跑来的武当弟子脚下,被一脚踩了个稀烂。

————

  万圣阁彻底与五大门派宣战了,不过初战双方都没有占到什么便宜,武当也算损失惨重——郑居和身死,邱居新、宋居亦重伤,居字辈中的,只留唯一没有受伤的萧居棠了。

————

  “切记不可再次动武,既然不想待在武当了,出去游历一番也不错。”

  “嗯。”

  萧居棠在今日的日记里这样写到:
 
  嗯嗯师兄下山去了,他没说他要去哪里,张爷爷说那一剑伤及肺腑,算是断了嗯嗯师兄的修行路,嗯嗯师兄没有什么反应,他好像一点也不难过。
 
  不知道嗯嗯师兄还会回来吗?他不回来......哼╭(╯^╰)╮,等我有空了,就和居亦师兄一起去找!
————
  蔡居诚出逃点香阁,拎着剑跑的。

  软筋散的解药是梁妈妈偷偷塞给他的。

————

  邱居新在江南钓鱼。

  突然手里的钓鱼竿被抢走,他转身,看见曾经永远束着发观的人披下头发,子夜冠遮脸,一手抓杆,另外一只爪子上抓着一串红艳欲滴的糖葫芦。

  “拿走。”

  邱居新愣住了。

  “反正我大仇得报了,你不吃那药,我看你可怜,所以来问问......”

 

 
  “我在中原开了一间茶铺,你要来坐坐吗?”
 
有什么疑问可以评论问,我实在写不动啦(ΦωΦ)

「郑蔡」青灯还魂(1)

碎碎念:可以猜猜故人的身份,反正猜对猜错我都不会告诉你们的(*ˉ︶ˉ*)

[七日蝶]
  诸事尘埃落定后,萧居棠算是过完了他的童年,终于轮到宋居亦开始为“武当掌门”一位承担必要的责任了。

  忙来忙去,好不容易偷得半日闲暇,宋居亦便急急忙忙提着酒壶去了江南茶馆,果然故人犹在,故人头戴蓑帽,面具罩脸,一身打渔人的装扮。他把酒壶往桌上一甩,那人抬手斟酒,递给宋居亦:“这周你来晚了。”

  “啊?哈哈,武当忙啊,自从你和......”说到这里宋居亦顿觉失言,连忙改口,“就是太忙了。”

  “我还是什么都记不起来。”

  记不得才好。宋居亦暗暗道,他笑着小酌一口酒,上下打量故人,下一刻,他的脸色变得煞白。

  一只青蝶在故人头顶盘旋,青蝶飞舞了一会儿,竟化成一片片碎块飘向故人脚边——他才看见故人脚旁用布料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物件。

  “那是什么?”他用颤抖的手指指向那物件,故人不紧不慢拎起那物件,作势要打开。

  “你想看?”

  “不不不!”宋居亦慌忙站起身,长椅翻倒,他仓皇后退,站也站不稳,颤声道,“我记起我还有事......那个......我先走了......下周,下周见!”

  故人轻叹。

  “不用再见了,下周也不会来了,多谢师弟送酒。”

  宋居亦的脸更白了。

  “青灯还魂,并非传说。”

  “可哪盏绣了青蝶的灯,是我想要的呢?师弟知道了这些,不妨通缉我,不然...... ”

  “你闭嘴,以后也别让我抓到你!”宋居亦失声大吼,换来旁人惊愕的目光,他吼了,也无动作,只御鹤离开,茶馆只留故人饮酒,青蝶再舞。

 

[青灯失窃](上)
  诸事尘埃落定之前。

  “郑某约姑娘一叙,没想到姑娘竟会来。”
 
  云梦装扮的女弟子不应声,却红着脸款款坐下。
 
  “郑某愿以茶代酒,敬姑娘一杯。”

  郑居和举杯,云梦弟子不疑有他,一饮而尽,却见郑居和咬着茶杯边缘,茶不入腹,笑得诡异。

  见云梦弟子盯着自己,郑居和放下茶杯:“郑某今日才明白,爱情果然使人疯狂。”

  “你......”云梦弟子脸色青白,张口却是黑血喷出。

  “我本来想直接动手,没想到你这么信任我。”

  “郑某当然心悦姑娘......”他伸手扶起想要逃跑却摔在地上的云梦弟子,无视云梦弟子的反抗与怒视,“不过心悦的是姑娘这手里的青灯。”

  云梦弟子无辜咽了气,他提起放在桌上的灯,说了声抱歉,抬脚离开。

  “姑娘得罪了,郑某只不过想知道,云梦早已失传的禁术——青灯还魂,是否真实罢了。”

 
 

喜欢自己
就是好看就是不解释
(*ˉ︶ˉ*)

「蔡邱」无妄之灾(4)

私设暴多(๑•́₃ •̀๑)
想看高能吗?
等等,下章完结,要糖还是要刀?
————
 
   山雨欲来风满楼。

  万圣阁的首要目标是武当,原因很简单,其一:华山太冷,云梦 奶 多,暗香惹不起,少林搞不了偷袭。其二:武当内部有他们安插多年的内应,可以里应外合。

  当第一柄寒光凛凛的剑割破无辜守夜弟子的喉咙,一大批身穿夜行衣的暴徒沿水路悄然无息地登上太和桥。漫天的紫色迷雾笼罩武当,巡山弟子的鲜血为这场屠杀拉开了序幕。

  邱居新在琼台观值守,那夜顺风,他远远便看见从山顶往下飘来的紫色烟雾,求救烟花接二连三在空中炸开,他赶到太和桥,只有横在路上的武当弟子尸体,他心里十分难过,面上仍然沉稳,只暗暗催动内力,准备前往金顶。

  “师弟!”

  声音从身后传来,他转身,看见郑居和。

  “有外敌入侵!快去后山!”郑居和大声嘶吼,白袍上血迹斑驳,他似乎腿上受了伤,步伐歪歪斜斜,“那里......”

  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 郑居和突然就面部朝下倒在地上,邱居新连忙上前唤他名字,倒下的人毫无反应,这时他才显出慌乱的神情来,查看伤势,直到撩开袖口才发见他手背上凸起的浅紫色脉络,模样狰狞却不在跳动,邱居新闭眼,试探性地探了探鼻息。

  无呼吸,人已经断气了。

————

  邱居新放弃了去金顶的念头,将郑居和安放好后,他提着自己与郑居和的剑,只身前往后山。

  后山却无人也无尸体,邱居新依稀听见紫霄宫的喊打喊杀声,仙鹤出现,但马上就消失了。

  他看见了蔡居诚。

  蔡居诚醒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在哆嗦,看见邱居新,他整个人抖得更凶了。

  “你怎么样?”

  蔡居诚一言不吭。

  “我带你藏起来。”

  终是不忍心抛下蔡居诚,邱居新把他扶起,就看见蔡居诚眼眶通红,脸上全是泪痕。

  “我错了,错的离谱。”

  “我对不起武当。”

  “邱居新你救救我!”

  “明明......明明说好了,要给我软筋散的解药!”

  “他们......他们......”

  蔡居诚情绪渐渐失控,他奋力挣脱邱居新架着他的手臂,脚步后退,人也离他好几步远,他疯疯癫癫地褪下单薄的青衫,能清楚的看见他胸前青青紫紫,鞭痕交错。

  “蔡居诚。”

  忽然,与求救烟花不同的一支支烟花开放在夜空,他们都听见了男女混杂在一起的的喊杀声。

  援军到了。

“他们是不是来杀我的!”

  蔡居诚仓皇失措,他四下看了看,跌跌撞撞向远方的竹林逃去,但没跑多远,整个人落进一个温暖的怀抱。

  “师兄。”

  邱居新喊得虔诚。

  蔡居诚愣愣地回头看着他,看着邱居新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,一个小小的酒窝浮现在脸上。

  “师兄。”

  他又温柔地唤道,他把剑匣丢在一边,人蹲下,脊背弯曲:“上来,我背你。”

  “我们回家。”

————

  蔡居诚靠在他的背上,动作幅度很大,像是在抹眼泪,邱居新仍稳稳地背着前进,他们穿过竹林,邱居新看见远处紫霄宫的亮光,他刚开口,就听见蔡居诚瓮声瓮气道:

  “邱居新。”

  “嗯?”

  蔡居诚的双手从下至上,缓缓摸到他胸口。

  ————

  他感到胸口一凉,整个人如至冰窟。

  他突然反应过来。

  蔡居诚把头埋在他肩膀上说是颤抖,其实是在......忍笑吗?

  那人跳下他背,站到他面前,果然脸上笑意盈盈,嘴角上扬,往后使劲推他一把。

  剑身再入一分。

  鲜血四溢,溅到那人脸上,好似索命的恶鬼。

  他无法,只好仰面倒下。

 
 
废话
你们要是不理我我就真的不写he了
难道大家都想想看刀?(*ˉ︶ˉ*)
郑居和死了想让他复活吗?
想给蔡蔡he还是be呢?

所以请评论!(作者不要脸啦可以打它!( *・ω・)✄╰ひ╯)
我会考虑he的!